攻坚——聚焦深度贫困地区精准发力,在会议分

来源: 中国农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3-18 10:27:25

2 月 26 日,在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武维华作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题调研组关于脱贫攻坚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

脱贫攻坚是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两会特别策划《奋进新时代》本期关键词就是“脱贫攻坚”。

3月7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邀请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就“攻坚克难——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取得了重大的决定性成就。2019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之年,关键之年有哪些关键举措?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如何推进?实现“两不愁三保障”还面临哪些突出问题?这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尤其是一些直接参与脱贫攻坚的代表委员对此更是深有体会。

3月7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甘肃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现在距离2020年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只有两年时间,正是最吃劲的时候,必须坚持不懈做好工作,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今年两会期间,脱贫攻坚也是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他们认为,只有采取非常政策、非常举措、非常力度集中攻坚,才能确保如期完成脱贫任务,兑现向人民群众作出的庄严承诺。

调研报告在高度肯定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的同时,也指出了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形势依然严峻的现状,比如产业扶贫项目单一、脱贫攻坚内生动力仍显不足、脱贫的贫困人口再次返贫等问题依旧存在。

江苏省连云港的黄窝村,这两年来,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以前贫困的小渔村,如今成了宜居的美丽村庄。全国人大代表张立祥说:

图片 1

攻坚——聚焦深度贫困地区精准发力

对此,在会议分组审议调研报告时,如何解决当前脱贫攻坚中遇到的问题,2020 年后脱贫政策怎么制定等,成为与会人员热议的焦点。

张立祥:十九大后我们积极响应中央提出的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指示精神,一产优化养殖,二产开发深加工,三产开发乡村旅游。一二三产业同步进步,带领全体村民脱贫致富,也振兴了村集体经济发展。

来自甘肃临夏州西坪村的党支部书记马天龙,一见到记者,就说起了村里的变化。

当前,脱贫攻坚进入攻坚拔寨的阶段,深度贫困地区该从哪些方面重点发力,切实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积石山县刘集乡高赵家拱北教长马邦河认为,深度贫困地区由于历史欠账较多,尽管决胜脱贫在望,依然要持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增强公共服务供给。同时,要建立健全扶贫长效机制,不断强化人才支撑,积极推动贫困地区资源优势向市场优势转化。

图片 2

鄂温克族的全国政协委员杜明燕说,党的十八大以来,民族地区扶贫开发取得了显着成效:

马天龙说:“我们村最大的变化就是扶贫车间。最高兴的时候是工人们来领工资的时候,一个月能挣两千左右。还有以前我们那里的路都是土路,这几年土路全部建成水泥路了。”

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难者进。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副州长丁秀花告诉记者,怒江是全国深度贫困的三区三州之一,脱贫攻坚任务重、压力大。今年,怒江要加大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进度,争取在年底率先完成今明两年的搬迁任务。“易地搬迁这项工作等不得,只有先把贫困群众搬下来,才能谈得到贫困群众稳得住、融得进和能发展的问题。”丁秀花说。

图片来源:新华社

杜明燕:要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就要顺应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要与时俱进,让鄂温克族全民奔小康。

小手机记录着大变化,从村里的扶贫车间到新修的公路,马天龙说大家的日子是越过越好。2018年,许多地方和马天龙的家乡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年,精准脱贫有力推进,全年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386万,易地扶贫搬迁280万人,连续6年超额完成千万减贫任务。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平顶山市市长张雷明认为,不管是起步阶段,还是收尾阶段,脱贫攻坚始终要把产业扶贫作为摘“穷帽”、拔“穷根”、实现长远发展的根本之策。必须突出产业脱贫的“治本”作用,提高产业带贫成效,通过扶贫产业发展进一步拓宽村集体经济来源渠道,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为高质量脱贫、持续增收奠定坚实基础。

委员建议设立防返贫保险基金

2016年,革命老区井冈山在全国率先脱贫摘帽。全国人大代表左香云认为,除了精准识别、精准施策之外,扶贫还要先扶志,“脑袋”“口袋”得一起富。

全国政协委员蒋平安说:“2018年,新疆实现了53.7万人脱贫,包括513个村退出贫困村,还有3个贫困县摘帽,整体上完成了预期目标。”

巩固——确保脱贫成果经得起历史检验

2018 年,全国有 1386 万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预计有 280 个左右贫困县摘帽。2018 年末,全国农村贫困人口从 2012 年末的 9899 万人减少至 1660 万人,累计减少 8239 万人;贫困发生率从 2012 年的 10.2% 下降至 1.7%,累计下降 8.5 个百分点。

左香云:脱贫攻坚是一个上坡的过程,政府的作用不是在前面载着你,而是后面帮忙推着你。

全国人大代表王少玄说:“我们吉安5个国定贫困县已经顺利脱贫摘帽4个,剩下最后一个贫困县正在进行国家的评估检查。”

“对于贫困群众,不仅要扶上马,还要送一程。”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辉县市张村乡裴寨社区党总支书记裴春亮在调研中发现,贫困地区摘帽退出后仍将长期处于经济欠发达、发展相对落后的状况,持续稳定增收基础仍很薄弱,自我发展能力不强,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全国贫困人口数量多、地域各不相同、情况千差万别,一旦脱贫攻坚结束后,政策发生变动,一些贫困户很有可能出现返贫现象。

调研报告认为,贫困地区摘帽退出后仍将长期处于经济欠发达、发展相对落后的状况,持续稳定增收基础仍很薄弱,自我发展能力不强,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摆脱贫困,只是民族复兴的“及格线”,如何巩固成果,保证脱贫不返贫?全国人大代表安伟说,在他所工作的地方,通过发展产业的“千百万工程”,初步实现稳定脱贫:

全国人大代表耿福能说:“十八大以来,实施精准扶贫以后,深度贫困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了数千年来都解决不了的贫困问题得到解决,我们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所以感到自豪。”

“有的地方注重外部‘输血’,忽视内部‘造血’。在扶贫项目选定时缺乏科学论证、对接不够精准,急功近利,只顾短期利益,导致扶贫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创收能力不强,惠及贫困人口少,市场风险大。”裴春亮说,“还有些村庄尽管村集体收入勉强达标,但经营性收入渠道过窄,造血功能严重不足,没有形成长效增收机制,贫困村脱贫的基础很不稳固。”

其中,广东、青海、安徽等省反映,贫困线标准附近的低收入群体增收和发展问题应高度重视,该群体极易形成新的贫困人口;湖北反映,虽然中央明确脱贫后要有 3~5 年的扶贫政策稳定期,但从长远看,不解决长效机制的问题,不走出良性发展的路子,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返贫的压力仍将长期存在。

安伟:确保95%以上的脱贫户都有就业门路,有就业生计,我们的产业叠加度目前达到2.87,就是说每一户都有2.87个产业或者项目,保证脱贫之后不再返贫。

脱贫攻坚三年行动开局良好,为2019年打下了坚实基础。行百里者半九十。行路之难,在于末端。2019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之年,越往后越是难啃的骨头,这一年,脱贫攻坚,仍然面临着不少的困难和挑战。

本文由巴黎人app发布于巴黎人-三农舆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攻坚——聚焦深度贫困地区精准发力,在会议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